中新网12月9日电 据美国《世界日报》报道,美国联邦调查局(FBI)警告,消费者在“黑色星期五”或“网购星期一”大买特买,不仅掏空了钱包,还让网络罪犯有机会窥探使用者的隐私。

联邦调查局在购物季警告大众,搭载网络和脸部辨识功能的“智能电视”可能容易遭黑客入侵。

没有技术支撑的前提下,教育对人的依赖会越来越重。对人越依赖,就越加剧教育资源不平衡。所以,如何将教学进行解构,提供更多的支撑,给行业带来更多的优惠,是摆在教育机构面前的一大难题,也是契机。所以,高思教育选择进入To B领域。

李川也曾坦言,“从商业模式上来看,To B在产品层面的投入一定要比To C更“重”,所以推广下沉的过程需要更长时间。”

叙利亚伊德利卜省与土耳其接壤,是叙反对派武装和极端组织在叙境内控制的最后一块主要地盘。近期,叙军方在伊德利卜省南部等地和极端组织展开激战,收复多个村镇。

对于公司更名,在12月初的一次采访中,“爱学习教育集团”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须佶成表示,自2015年爱学习业务正式上线以来,经过4年多的发展,公司To B业务收入已在今年超过了To C业务。同时,由于To C业务“高思教育”在北京当地具有一定影响力,容易使用户对公司主营业务造成混淆。为了进行品牌区分,所以公司将最主要的事业部“爱学习”地位提升,变成集团定位。

联邦调查局警告,“在低风险的层面,(有心者)可以改变频道、调整音量、给孩子看不妥的影片。最遭的情况是,他们可以擅自打开卧房电视摄影机和麦克风,静静地通过网络窥探使用者。”

在他看来:“对地方性中小机构来说,其需要的更多是包含教研、管理、服务等打包好的一整套解决方案。但服务板块的内容,很难通过标准化产品落地。所以中央厨房想要真正地实现三四五线城市的下沉,似乎还有很远的路要走。”

这类智能产品不仅让电视制造商和应用程式开发商有机会窥探顾客,恶意网络犯罪人更可能掌控未经审查的智能电视,危害未察觉的用户。

未来,To B业务还是会属于头部机构。只不过地方性的龙头机构需要的更多是全国性To B机构所提供的教研、管理板块的内容,至于服务它自己就会想方设法做到极致。也就是说,未来是一场供应链端比拼数字化、AI化,线下比拼服务质量的OMO时代。

为了防范可能的入侵行为,联邦调查局建议智能电视所有者了解电视的安全设定,改变制造商默认的密码,并了解如何开关麦克风和摄影机。

公开资料显示,高思教育成立于2009年,至今刚好是成立的第十个年头。在经历了早期的摸索后,公司高层认为从基因层面看,公司并不是运营和连锁加盟的基因,更多的还是偏向课程研发和教学。所以,公司于2015年8月推出基于在线“互联网+教学”的To B平台“爱学习”,正式走上To B的道路。

泰特警告,及时更新智能电视制造商释出的软件更新,极其重要。

另一方面,下沉市场的家长在选择教育机构时,公立校教师、当地口碑、交通情况、提分效果的考虑权重更大。相对而言,大机构的品牌优势、教研优势,在三四五线城市的家长眼中,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;其所能转化的成果相对有限。

须佶成曾多次公开指出,爱学习的模式是S2b2C模式,而且也将是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的主要产品模式。相较于传统的B2B模式,S2b2C模式类似于“中央厨房”的概念,其提供标准的教学产品、教学工具,赋能给地方性教育机构。

2018年9月,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俄罗斯索契会晤,双方决定在伊德利卜省的叙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之间建立纵深为15公里至20公里的非军事区,并把“征服阵线”等极端组织赶出这一地区。

如果特定型号的智能电视无法解除摄影机的功能,联邦调查局建议可以在镜头前贴上黑色胶带,以防遭偷窥。

赛伯乐投资集团教育产业基金合伙人程子婴对蓝鲸教育表示,对于地方性机构而言,如果在纯粹做To B的机构,和新东方、好未来这样的龙头机构间做选择的话;因纯粹做To B的产品与地方性机构不存在明显的竞争关系,所以假若两方提供的教研产品、管理工具差异不大的情况下,地方性机构选择前者的心理成本或许会更低一些。

但在To B的路径上,目前看来似乎还没有跑出龙头企业。对走To B路线的教育企业来说,近年来声量颇大的高思教育(现已更名为爱学习教育集团),似乎有一定的样本意义。

而且,对小机构来说,很多人存在小富即安的心理。一年能有几百万的稳定收益,也就满足了,对发展公司缺乏动力。

土耳其已于23日派代表团前往莫斯科,与俄罗斯方面讨论伊德利卜局势。

在To C的赛道上,已经跑出了新东方、好未来两家教育龙头,且都获得了百亿美元的市值,已证明这一路径可以成功。

泰特说:“总而言之,顾客定期更新软件就不用太担心,但对于特别害怕的人而言,最好不要购买新颖的‘智能’产品,而最简单的方式,就是拔掉网络接头。”

卡林当天在电视新闻发布会上说,谈判旨在结束该地区频繁的武装冲突,“武装攻击必须在新的停火条件下立即结束”。

网络安全专家泰特(Matt Tait)说:“下一代的智慧电视和装置通过复杂的软件、网络连线运作,通常有麦克风等整合感应器,这些特色让装置得以连网、声控,但也容易遭骇客入侵。”

既然做中央厨房的模式,那为什么不是传统的龙头新东方和好未来做得最大呢?想要通过中央厨房模式跑通下沉市场,爱学习集团凭什么?

但也有中小教培机构的一线负责人,对中央厨房模式“下沉”给出了不一样的说法。

为什么要做To B业务

另一方面,教师也会担心大机构所提供的课程内容,抢占了教师的位置,使现有教师失去其自身价值。据其观察发现,“在很多使用爱学习教材的学校中,搭配教材的课程内容都被老师清除掉了”。

爱学习集团联合创始人、总裁李川曾在接受蓝鲸教育采访时表示:“从机会上看,教育的本质是服务行业,是供给侧需求非常强的行业。”其指出,对占市场体量接近97%的中小型教育机构来讲,后台技术、教研的需求非常大。同时,“教师是一种自身价值与工作年限呈现强正相关的职业”,李川表示,“教学过程中,教师的经验累积起到决定性作用。而在技术大变革的背景下,教师职业被改造的部分还很低”。

朴新教育联合创始人、环球少儿总裁张诗童则对我们指出,OMO从一线业务的落地情况看,线下老师如果定义为主讲老师,他更需要工具;如果定义为辅导老师,双师的AI化和定制化是关键,即供应链的数字化重要性要大于需求端的数字化。当然在5G到来之后,生产工具的提升,也会加速双师发展的进程。

对新东方和好未来的城市下沉策略,须佶成认为,其服务于C端的下沉策略是从高往低扩散,呈金字塔结构。对爱学习而言,其选择的S2b2C模式则呈三角结构,S端、B端、C端三者之间是共生关系。同时,因为不需要建立教学点,使得模式相对较轻。

他指出,尤其是在很多三四五线城市的线下机构中,一方面教师更依赖自己的从业经验,对配套课程并不信任,在教学过程中不会倚重、甚至轻视中央厨房提供的产品。

今年11月末,高思教育在北京召开发布会,宣布公司更名为“爱学习集团”。原本To B业务事业部——爱学习,一跃成为集团的主体名称。而“高思教育”则作为To C业务事业部,继续服务北京地区C端用户。

中小机构:你怎么知道我愿意被帮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