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秘:谁在为中国谈判?

毫无悬念,联合国气候大会又拖堂了。

用中国代表团团长、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话说,“我们的谈判团队非常优秀”。

“解主任最让我感动的,不止是把房间留给我们,还跟我们一起坐班车去会场,这样大家就尝试了在班车上开晨会,拿着导游用的大喇叭跟大家沟通情况。”王田说,这么做,无非是为了让大家多睡会儿。

据国是直通车观察,赵英民团长刚抵达马德里便投入多边谈判和双面斡旋,期间严重感冒,但日程表上满满当当的安排,一个都没有耽误。在日程的间隙,他还经常穿插着会见NGO、记者等与会人士。

去年的卡托维兹气候大会,因所住的地方离会场很远,为了能够把时间用在“刀刃”上,谈判人员经常会选择直接住在会场里。

“每天能睡三个小时就不错了,但是第二天还是缓不过来,因为从头到尾都在开会,没有时间让你缓过来,不敢开小差。”

“开夜会到晚上,晚到什么时候呢,就是我的隐形眼镜已经干得受不了了。开始不由自主地流眼泪,轮到我发言的时候,我就闭着眼睛,边流眼泪边说。”

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》缔约方大会涉及近200个缔约方。多边机制的一个重要特征,就是所有缔约方达成一致。诉求的多元差异,导致谈判进程极其艰难,加时赛已经成了气候大会的家常便饭。

事实上,对于每一位谈判代表来说,大会期间的每一天都在加班,白天黑夜无缝衔接,一天恨不得掰成两天用。

据国是直通车获悉,本届气候大会中国代表团成员超60人,核心谈判代表不到30人,“80后”是“主力军”,平均年龄不到35岁。

——有爱国心。为国家利益而谈判。这是核心。

高翔告诉中新社国是直通车,他早上一般有三个闹钟,6点一刻响一次,是提醒自己别睡过,6点45响一次,是提醒自己下楼吃饭,7点半响一次,是提醒自己出发去会场。

吃饭这事儿,经常是个”事儿”。

“作为一个谈判者,最重要的是要有坚强的意志,有抗压能力。”中国代表团副团长、外交部气候变化谈判特别代表孙劲也认为,意志力是关键。

下一步,国家外汇管理局将积极推动惠澳政策的落地实施,支持澳门经济、贸易和投融资发展。

——有坚强的意志和健康的体魄。

赵英民和媒体交流 马扬尘摄

没参加气候谈判前,生态环境部气候司处长陈志华眼镜的度数才100度左右,当了12年的气候谈判老兵,度数变成了400多度。

——有专业能力。多边场合形势瞬息万变,必须在第一时间作出快速反应,最大程度维护国家利益。

2014年利马气候大会上,跟时间的战斗则让高翔“哭着”谈判。

国家外汇管理局还称,要试点境内信贷资产对外转让。扩大参与境内信贷资产对外转让业务的主体范围和转让渠道;便利横琴澳资企业资本项目收入使用。横琴澳资企业资本项目收入用于境内支付时,无需事前向银行逐笔提供真实性证明材料。还要进一步简化相关业务办理。横琴澳资企业在办理资本项下业务时,可合并支付命令函和境内汇款申请书。

他说,在各种情况之下,对实现目标永远要保持积极的心态,永远不能放弃你要实现的目标。

王田说:“有一天早上我们9点开始开会,开到下午2点,有其他国家的谈判代表说不行了,太饿了,然后主持人给了15分钟时间去吃饭,我就赶紧去找三明治和苹果,然后回来接着谈。”

——有大局观。熟悉国际政治,坚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。

每次气候大会的谈判,王田最苦恼的事情是“不敢喝水”。“因为不能上厕所,一谈谈三个小时,走也不敢走。”

他今年有着双重任务,一个是作为《巴黎协定》透明度议题的联合主持人,另一个是“77国集团加中国”在周期性审评议题上的集团协调员。

在耶鲁大学拿了环境管理硕士学位的王田(视频中女士),从2012年开始加入中国气候谈判代表团。

既有生态环境部、外交部、财政部、交通部、科技部等各大部委的代表;也有清华大学和国家气候战略中心等高校和研究机构的精兵强将。

回忆起去年卡托维茨大会,她告诉了国是直通车一个故事:因公约秘书处希望可以经常与时任中国代表团团长、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进行交流,所以特意为他准备一间离会场特别近的房间,但解振华自己并没有住,而是把房卡留在了中国代表团办公室,谁走得晚,谁就拿房卡去住。

风光背后,代表们真实的谈判生活又是如何?

赵英民对国是直通车表示,作为中国气候谈判代表,必须具备至少如下四种素质。

谈到深夜,代表睡在中国代表团办公室。受访者供图

谁在为中国谈判?为国谈判需要什么素质?

计划12月13日闭幕的本届大会,这会儿仍在西班牙马德里进行中。

在他看来,这是一支以年轻人为主,朝气蓬勃的团队。”跟谈判对手一比,基本都差个10岁左右。但是水平一点不低,专业能力非常高,而且特别能战斗。”

“谈判会很晚很晚,就真的睡在会场,代表团很贴心地准备了睡袋。”高翔说。

跟时间的赛跑,绝不仅于此。

“虽然马德里是一个美丽的城市,但是谈判代表从抵达的第一天到现在基本上都是两点一线、起早贪黑,每天进入会场最早的可能就是中国代表团,离开会场最晚的,也是中国代表团。”孙劲说。

这些谈判人员的专业覆盖广泛,包括环境科学、大气物理、国际政治等等,真正专业谈判的出身较少。

“80后”代表高翔,是复旦大学博士(视频中男士)。

今年是高翔连续第11年参加气候谈判。

开小会研究案文。中新社记者 夏宾 摄

代表团成员来自五湖四海。

亲历马德里气候大会,中新社国是直通车为你揭秘今年的中国代表团。

国家外汇管理局相关措施提到,要开展外债登记管理改革试点。横琴澳资企业可按净资产2倍到所在地外汇局办理外债登记,并直接在银行办理资金汇出入和结购汇等手续。此外,灵活调整借债模式。允许横琴澳资企业根据需要灵活调整借债模式,如目前仍为“投注差”模式的,可以调整为宏观审慎模式。同时,进一步放宽外债币种限制。允许横琴澳资企业外债签约币种与提款币种和偿还币种不一致。